海峡Topic
 
 
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吾土吾宗 > 名人先贤   
 
 
叶向高:天启乱政中的首辅
 
发布时间:2015-12-07  浏览次数:10次  来源:互联网整理
 
 
 
      万历四十八年(1620年),明神宗驾崩,光宗即位。光宗皇帝叫朱常洛,乃神宗的长子。神宗不喜欢他,迟迟不立为太子,是朝中的守正大臣拼尽全力“争国本”,才使他坐上太子宝座的。叶向高是朱常洛的老师,为巩固太子地位出了不少力。因此朱常洛对昔日的老师有很深的感激和依恋之情,一即位,就下诏召叶向高入朝辅政。
      早在万历四十二年(1614年),叶向高就辞官还乡,在福建福清乡间过着悠闲的生活。这里没有政务的繁琐和纷扰,没有官场的尔虞我诈,没有伴君如伴虎的恐惧,有的只有故乡的山,故乡的水,还有故乡的人。感谢上天赐予他的闲暇,他把大量时间花在游山玩水,访寺谈禅上,再就是在他的书屋里写他的《苍霞余草》诗集。光宗诏书刚下,京城又传来噩耗——命运多舛的朱常洛,在位仅一个月就驾崩,成了金銮殿上的匆匆过客。光宗死后,时年十五岁的皇长子朱由校即位,是为熹宗。熹宗又下诏书征召叶向高。叶向高不想再卷入政治漩涡,上疏推辞,但熹宗一再下旨,催促他尽快入朝辅政。叶向高不敢再推辞,即于天启元年(1621年)十月还朝。
      在叶向高入朝之时,众多罢官赋闲的东林党和东林党支持者的官员也重返政坛,而且官居要职,形成“众正盈朝”的政局。当时,首辅是叶向高,次辅是刘一,吏部尚书是赵南星,礼部尚书是孙慎行……他们都是享有清誉的官员,天启新政似乎可以期待。然而熹宗是一个昏庸之君,他对乳母客氏和大宦官魏忠贤的信任超过朝中执政大臣。魏忠贤以客氏为后援,窃取权柄,擅作威福,诛杀异己,势力不断膨胀。一些贪图富贵的官员见风使舵,如蝇附臭地集结在魏忠贤的麾下。这样,明代历史上为祸最烈的魏忠贤阉党逐步形成。
      东林党官员见阉党势力坐大,深为担忧。他们认为正邪不可同朝,如同冰炭不可同器。为了大明江山社稷,一定要把败坏朝纲的魏忠贤及其党羽赶出朝廷。持此议最烈者,为都察院左都御史杨涟。杨涟为人正直,作风刚猛,东林友人把他比喻为“虎”。光宗临终前,他不过是七品给事中,竟然受顾命大臣之任,可谓旷古恩遇。为报先皇知遇之恩,辅佐幼主,他早把荣辱和生死置之度外,决心抢先向阉党发动进攻。为了这个理想,杨涟付出的何止是血的代价。
      天启四年(1624年)五月下旬,魏忠贤办事失误,熹宗颇感恼怒,令他出宫,回到自己宅第思过。消息传到外廷,杨涟觉得这是弹劾魏忠贤的好机会,尽管有些好友不认可,劝他不要轻举妄动,他还是决定单独行动。杨涟写好奏疏,意欲第二天早朝面呈皇帝,给魏忠贤一个措手不及,不料却传来皇上免朝的消息。如此要事耽搁下来,万一被东厂特务打听到,让魏忠贤提前作准备,那自己就毫无胜算了。想到这里,杨涟心里犯难,只好按常规将奏疏投进会极门。但是,这种做法很不靠谱,实际上是把消息亲自传递给魏忠贤。因为自魏忠贤窃取权柄后,朝廷文书运转流程形成这样定例:每日申时后由会极门投进的实封文书,先送到文书房,由值班太监拆封阅览,并草拟评语,再送到乾清宫,由司礼监审阅,遇重大事件,则立刻报告魏忠贤,共同商量处理方案。
      杨涟的奏疏很快就摆在魏忠贤面前,他让身边的小宦官念给他听,待小宦官战战兢兢念完,魏忠贤心中早就勾起一股邪火,恶狠狠地把奏疏往地上一摔,继而失声痛哭。原来杨涟在奏疏中罗列魏忠贤二十四款大罪,要是从中随意挑中一款,按大明律论罪,都是万死莫赎的。杨涟动作如此之大,不由得魏忠贤不恐惧。但是,他再也不是当年街头的小混混,多年在权利场上摸爬滚打,已积累了不少经验。他马上镇定下来,找到了解决问题的办法。现在要做的事情,首先淡化奏疏给皇上造成印象。熹宗是个喜欢木匠活的皇帝,很少披阅奏章,总是由近侍为他念。于是,魏忠贤要司礼监王体乾把奏疏中重要情节隐瞒不读,同时嘱咐老相好客氏到场,不时插话,以混淆视听。待他们把戏做足,魏忠贤一路小跑,跪倒在御榻前,先是磕头如捣蒜,接着捶胸痛哭,请求辞掉职务以保老命。这时,身边的小宦官也纷纷凑上来,七嘴八舌地为大佬评功摆好。
      熹宗望着伤心欲绝的魏忠贤,动了怜悯之情,心里想杨涟弄了这么一篇吹毛求疵的文章,无非是要从自己身边赶走魏忠贤,可眼下这个老奴,对自己如此忠顺,要是让他撂担子,自己生活岂不失去情趣。于是,他决心以自己权力保护魏忠贤。
      不久,一道上谕由宫中发出,要魏忠贤安心供职。接着,又传出一道为魏忠贤开脱罪责,切责杨涟的圣旨。圣旨一出,群情激愤,弹劾魏忠贤的奏疏,像雪片一样飞往宫里,但如泥牛入海,毫无消息。杨涟等官员碰了冷钉子,只好等待早朝机会再面奏。阉党官员探听到风声,将消息报告魏忠贤。于是魏忠贤哄熹宗玩乐,愣是三天不上朝,以便从容布置。第四天,熹宗临朝,朝臣排班朝参,举目一看,皇上侍卫森严,一帮身强力壮的太监,手执武器,凶神恶煞地瞪着杨涟等人。杨涟虽然心雄胆壮,也不免感到阵阵寒意袭来。御前宦官口传圣谕:“诸臣不许擅自奏事。”杨涟见事不可为,只好喟然而退。
      叶向高同情东林党,是东林党人的支持者,但他的治国理念与激进的东林党人不尽相同。他喜欢和衷共济,把调停奉为原则,平时总是用他那一套的柔术化解各派人物矛盾。在这方面,他有成功的范例:东林党官员文震孟得罪魏忠贤,魏忠贤欲加害文震孟。叶向高听到消息,找到魏忠贤,轻声说:“文震孟乃文天祥后裔。文丞相节义千秋,祠庙遍布各地,公公此举,恐遭天谴。”魏忠贤虽然蛮横,但很迷信,听叶向高这么一说,不禁悚然,立马收手。文震孟拜叶向高所赐,躲过这一劫。
      杨涟上疏的事件,在叶向高看来,完全是对现实政治缺乏了解的感情冲动,必然导致内廷与外廷的对立,使他这个内阁首辅丧失主导权,而陷入被动尴尬的境地。更为恼火的是,上疏前,杨涟曾和好几个人商量,却不向他这个首辅打声招呼。既然他们不信任自己,那他何必把自己政治生命和他们拴在一起。于是,叶向高干脆在家泡病,装作不知。这时,杨涟扛不住了,带领一帮官员,来到叶向高府邸,慷慨激昂、陈说大义,恳求叶向高面奏皇上,铲除魏忠贤。叶向高深知熹宗极其宠信魏忠贤,非自己几句话就能动摇的,便漠然地对杨涟说:“我老了,不惜以身报国,皇上若不听我的话,公等将置身何地呢。”杨涟无言以对,悻悻告退。叶向高虽然对杨涟不满,但身为首辅,终究不能不说话,况且事情又过了十多天,只好勉为其难充当调停角色。
      六月十一日,内阁大臣联合上奏一本,叶向高第一个署名。疏文盛赞魏忠贤忠诚勤劳,然后笔锋一转,建议皇上安排魏忠贤归养私第,“远势避嫌”。这道奏疏自然是叶向高起草的,按照他平时的思维方式,既不想得罪倒魏大臣,也不想得罪魏忠贤,用左右弥缝的方式化解紧张的朝局。然而,时过境迁,老办法解决不了新问题。如果在东林党人发难前,魏忠贤见了此疏,顶多是轻蔑一笑,如今见了,牙齿咬得咯咯响,心里想这个老滑头想用软刀子杀我,比杨涟更可恶!于是魏忠贤对叶向高恨之入骨,一面令阉党官员起草诏书切责叶向高,一面加紧寻找机会搞掉叶向高。
      京都发生一件案子,为魏忠贤迫害叶向高提供了一个机会。福清籍御史林汝翥,巡视京城,发现宦官曹进、傅国兴插手民间案件,私闯民宅,劫掠民财,便将曹、傅逮捕,处以笞刑。曹、傅受笞,心有不甘,便到司礼监哭诉。魏忠贤见宦官受到外人责打,脸上挂不住,又听人说林汝翥是叶向高的外甥,喜出望外,意欲借这个事件整倒叶向高。于是,魏忠贤到熹宗那儿,奏称御史林汝翥目无皇上,无故擅笞宦官。熹宗大怒,下旨杖责林汝翥一百下,再削籍为民。林汝翥担心落入宦官之手,小命不保,深夜翻墙出逃。魏忠贤便以叶向高有窝藏林汝翥嫌疑为借口,派锦衣卫士兵将叶府团团围住。
      连日来,叶向高闭门谢客,不问政事,忽闻自己府邸被围,感到震惊与悲愤。他自万历十一年考中进士以来,已在官场度过四十余个春秋,先后两次入阁执掌政务。从福清乡间布衣做到内阁首辅,应该说富贵已极,此生满足,但个中的忧惧心酸,谁能体味。万历年间,朝政日非,他不断指陈弊政,希望有所匡正。但是,对于神宗皇帝来说,则是言者谆谆,听者藐藐。朝臣又分为几派,不以国事为重,成天打口水仗,互相攻讦。他深知首辅如果得不到皇帝和大臣的支持,则什么事也办不成。于是,他在万历四十二年,主动辞职,回归故里,享受林间泉下乡野的情趣。然而,他不是老庄的信徒,而是孔孟的追随者,皇帝的几道诏书,又把他召唤到京城。
      天启初年,朝政基本为东林党人掌权,整个局势说起来还可以,但宫中的魏忠贤已经崛起。在这种形势下,他极力调停、弥缝外廷与内廷的关系,使政局稳定下来。不料,杨涟贸然出击,打破他的幻想,也把他这个首辅推到风口浪尖。如今首辅府邸被包围,使他彻底明白自己这个首辅的真正地位和目前的处境。于是,他不再心存幻想,决意永远离开令他难堪、悲愤的京城,回到魂牵梦萦的故乡。他呈上他一生中最后一道奏疏,沉痛地说:“中宫围阁臣第,二百年来所无,臣若不去,何颜见士大夫。”熹宗也觉得宦官擅围首辅府邸,有失体统,下令宦官立即撤走。但是,他对叶向高的辞职不作挽留,派人护送他还乡。
      叶向高走了,魏忠贤要做的事情,无人可以阻挡,以忠君报国相标榜的东林党人,成为他刀下的鱼肉,任其宰割。天启五年(1625年),杨涟、左光斗等六君子罹难诏狱。他们不是绑赴西市,“砍头成一快”,而是被打得肉腐筋断,受尽折磨而惨死。尔后,朝中所有的东林党人,不是被流放,就是被罢黜。阉党还编写一本叫“点将录”的小册子,按梁山一百零八将形式,将东林党人一一罗列,加以迫害。叶向高被视为东林党魁,名登“及时雨”高位。所幸,熹宗还有一点理智,对叶向高加以保护。叶向高呆在老家,心中忧愤,身体也每况愈下。天启七年(1627年)八月,叶向高走完他的人生历程。同年同月,熹宗皇帝也结束了他的短暂人生,那“主荒政谬”的天启乱局也随之收场。此时,大明朝元气消耗殆尽,离它寿终正寝之日已经不远了。(陈汉成 )

      [来源:炎黄纵横]
 
相关阅读
 
  秦良玉——忠贞只为报家国
  望海埚大捷震慑倭寇
  海南贤臣名相、忠义之士
  潜伏国民党营垒里的两位福州籍中将
  林则徐与译报
  苏颂——福建的骄傲
  末代进士出张家 创建莆一中前身
  盘点晋江历史上的文化名人们
  左公柳:西北天际的一抹绿云
  滕子京的岳阳楼
 
 
热门景点
 
福建土楼群  
 
福建土楼是东方文明的一颗明珠,它以历史悠久、种类繁多、规模宏
 
金门风情  
 
金门当地一个个以宗祠为中心的传统聚落,完全是典型的闽南式建筑
 
宁波蒋氏故居  
 
溪口古镇始建于宋景德三年(1006年),已有一千多年的悠久历史,
 
厦门旅游景区之集美学村、集美鳌园  
 
集美鳌园位于福建省厦门的集美学村东南角海滨。鳌园分门廊、集美
 
泉州官桥蔡氏古民居  
 
蔡氏古民居建筑群位于福建南安官桥漳里村,距泉州市区20公里,20
 
 
 
网上宗祠
 
东莞潢涌黎氏宗祠  
黎氏大宗祠位于东莞市中堂镇潢涌村内,始建于南宋乾道九年(1
 
福安廉村陈氏、薛氏宗祠  
在福建省福安市溪潭镇有一个古老的村落,名叫廉村,旧称富溪津、
 
江山清漾毛氏宗祠  
江山是“古有尚书、今多骄子”的江南宝地。在这块宝地上,有一个
 
中山长州黄氏宗祠  
位于中山市西区长洲村的黄氏大宗祠,始建于明朝万历年间。该祠
 
晋江安海颜氏宗祠  
春秋时期,一个年过半百且两鬓苍白的老人带着他的若干子弟和他
 
 
 
 
华人视界
 
天下南商
    天下南商
浔海施氏
    浔海施氏
 
 
 
 
相关链接
 
 
首页    |    吾土吾宗    |    神州古韵    |    侨乡风采    |    客家祖地    |    华人视界    |    两岸旅游    |    中国风家乡味    |    故乡名片    |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Copyright©2014 hxtopic.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海峡Topic 版权所有 
 
未经海峡Topic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本网原创作品